MR.氪石

【HTF/觉刺】想抱住前辈(傻白短篇慎入)

起名废(・᷄ᵌ・᷅)
感觉几百年没写过觉刺了,但想想还是超喜欢,毕竟是最喜欢的bg❤
就是一篇即兴短小爽文,ooc有的……
只是觉得日常校园的话刺刺就是那种会软软的喊“前辈”的小学妹,觉醒是那种比较谨慎的(小混混!x)然后就想让觉醒喊刺刺“前辈”试一下(然而最后喊的还是军xxx)
大概是转世那样的……
唠叨的多了,总之真的超喜欢他们,可以的话祝食用鱼块❤


———————————开始喽——————————


“注意距离,小鬼”午睡的Fliqpy突然发声,吓得偷偷靠近的Flaky一哆嗦。
“Fliqpy前辈……你醒了?”
“被某个小鬼带来的曲奇香醒的行不”Fliqpy哼笑一声,放下二郎腿,为Flaky腾了点地。

“真是的……”
虽说是气鼓鼓的抱怨着,Flaky还是乖乖坐在长椅的另一端,将包装可爱的小袋子放在中间。
蝉鸣喧嚣,Flaky和Fliqpy坐在悬铃木的树荫下,享受阴凉处仅有的一丝夏风。唯一的麻烦看上去就是拍掉身上的曲奇渣了。
夏天像是永远不会离去似的,像是平和的日常,像是没有会终结的那一天。
然而,平和比夏天更早结束了。

“倒霉……”Fliqpy从门缝里窥着门外越来越近的持枪者,暗暗骂了一句。
一旁的Flaky已经接近崩溃,只是抱着脑袋在角落颤抖。
恐怖分子闯入学校,打死两个警卫后便开始肆意开枪,当他们踹开Flaky班级的门时,Fliqpy刚刚拉着Flaky离开。
枪响,Flaky不想想象教室发生了什么。
“小鬼…”Fliqpy看着Flaky害怕的样子,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愤怒,他恨恨的砸了一下墙壁,眼神中带上坚定。
“你好好待在这里,躲好了…我去找Flippy。”Fliqpy抚摸了一下Flaky的头发,触感陌生但相当舒服,想想这是自己第一次摸Flaky的头。
Flaky感受到触摸,惊诧的抬起头,想去抓住那只手,手的主人却迅速躲开了,一如往日。
“不要……”一直含在眼眶的剔透终于掉出来“不要出去,前辈!会死的…”
Fliqpy像是被那泪拌住了脚,但已经没有时间供他犹豫了,门锁已经被手枪打烂了,门被踹开。
枪口很快又锁定了他们的心脏。
快到只够Fliqpy用身体挡住Flaky。
噪耳的枪响,心脏传来钝痛,敲出死亡的第一个节拍。
下一秒,Fliqpy感到Flaky小小的身体从背后扑到他身上。
“Desert Eagle……*注”他听见她喃喃,像是隔着水传来:“明明是前辈教我的…”
两人粘稠的血液交织。
“终于抱到你了……”Flaky将脸埋在Fliqpy温暖的背上,不再出声。
心脏更疼了,Fliqpy苦笑。
真是个讨厌的小鬼,明明死已经够疼了,还要附加……
Fliqpy与死神争夺着快速流逝的力气,艰难的转过身,回抱住那个自己最终也没守护住的人。
……
清晨。
Flaky再次从那个熟悉的梦中醒来。
她无奈的擦去冷汗,默默腹诽这个梦的结局,只要有那个男人出现的梦,无一例外都是以这个结局结束,自己却没有对这个人的丝毫印象,那个梦留给自己的也最多是一身冷汗和后怕。
Flaky从出生就生活在欢乐树小镇,狭窄的小镇,人们都互相熟识。她印象中绿头发的人只有一对小偷兄弟,还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只会吃糖的怪人。梦中那人鎏金色的好看眸子更是现实中她不曾见过的。
没等她从刚睡醒的混沌中理清头脑,“当当”的敲门声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来了”她急急忙忙整理好睡衣,已经无法理会乱乱的红发。她不知道谁会在大清早来找她,不过小镇不缺怪人。
正猜测着来者是谁,开门确实一个陌生面孔。
又可以说是一个极其熟悉的面孔。
熟悉到Flaky愣在原地,顿时失了声。
“作为小镇的新居民,这次轮到我喊你前辈了哦”
几分钟前在梦中见过的面孔。
“Flaky……”Fliqqy微笑着看着Flaky呆愣的样子,轻轻唤了她一声。
“Fliqpy前辈?……”Flaky知道自己声音梗塞了。
眼前的人收起和善,再睁开眼时眼睛变成了好看的鎏金色,嘴角的笑意变得得意和狂妄。
“怎么样Flippy,小鬼记得最深的还是我啊!”Flaky看着男人自言自语,还是现在惊讶里转不过来,直到身体被男人揽入怀中,坠入温暖。
“终于抱到你了……我亲爱的臭小鬼。”

end.

注:Desert Eagle沙漠之鹰,手枪名,近距离可以打穿两个人

   
评论(4)
热度(21)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