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宝石之国/冬夜组】那年冬天(短篇)part 1

以前的故事。两个寂寞的人果然很适合呢
总之设想了一下安特库初遇辰砂的场景
大概下一发就完结了,清水,应该不会太虐www
ooc应该有
总之食用鱼块❤

————————————

那年的冬天很冷。
天气翻脸比翻书还快,本是晴空万里,安特库刚收拾完海滨出现的一个小月人黑点,正期待着回学校能得到老师的表扬,但未等他整理好衣襟,浓灰的雪云便压满了天空。
这样的天气,清理浮冰的工作也没法进行了,呼啸的暴风雪甚至让他难以站稳。
虽然会让老师担心,但这样的天气想回去实在太勉强。严冬让他也变强了,可若是摔在浮冰上也难免会碎掉,等暴风雪过去碎片就不好找了。一番思虑后,安特库决定先避过暴风雪在回去。
他快速环顾四周,本来白茫茫的世界因风雪更添一份灰暗,雪花扑上他的脸,让他几乎失明,好在不远处有个悬崖,希望能挡住部分风雪。
他怀着希冀向那个悬崖赶去,半是看路,半是凭着记忆,跌跌撞撞总算是到达了悬崖下。令人庆幸,悬崖并没有让他失望,挡住了大部分风雪。
他擦净被雪花遮住的眼睛,抬头打量岩壁。看来今天算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悬崖上有个不小的岩洞,看上去是个绝佳的避风港。
从悬崖下爬上去并不简单,待他抵达洞口时已是气喘吁吁。
洞外北风呼啸,跟显得洞内静悄悄的,不禁让安特库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加上眼睛没有适应阴暗的洞穴而有些模糊,他一时没发现蜷缩在角落的人,竟径直走过去,不意外的绊到了辰砂的脚。
欸…!
安特库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无法阻止的倒下了。
要是摔碎成两半不能回去了,老师还能找到我吗……他脑子瞬间闪过这个念头,无奈接受了要碎掉的现实。
但是预期的破碎并没到来,他摔到了层层叠叠带着花褶子的白色的麻布上,像落入一个柔软的带着淡香的垫子。
他晃晃脑袋,迅速坐起来,定睛一看,那块白麻是一件华丽可爱的睡衣,很容易能辨识出是蕾特的作品。
正当他奇怪为何岩洞内会有睡衣时,身后传来警惕的声音:
“喂!你在这做什么?”
安特库被吓了一跳,站起来转身,才发现了角落里的辰砂。朱红的那人蜷缩着,身上仅盖着白色的薄单,像是因被吵醒而生气,秀气的眉头紧蹙着,却因为倦意不愿站起来。
“啊!抱歉抱歉,我进来避风雪,暴风雪吹的我脑袋昏沉沉的,没注意到你”直到这时,安特库才认出面前的人“你是……辰砂对吗?初次见面,我是…”
“安特库,负责冬季巡逻”辰砂打断了他的话,像是还是有些小闷气,但也放松警惕了些,稍稍舒展身体,转头看向洞外的寒风呼啸。
“暴风雪过去后就快走吧,这里挺危险的。”
“辰砂为什么待在这里呢?也没穿睡衣……不会冷吗”安特库未曾见过辰砂本人,最多是知道名字和相貌,他本来只能在春初残喘的余寒中与大家打个照面,听大家说辰砂不太合群,两人也始终没能遇见过。
不管怎样,在岩洞里冬眠在安特库看来都太危险了。
也许辰砂是因为硬度不够,不习惯冬天外出才被困在洞里的,安特库这样想着:“那,雪停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和大家一起冬眠总会好些…”
“不要!”辰砂依旧转头看着洞外的风雪,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安特库的好意。继而又恢复蜷缩的姿势,将脸埋在膝盖上,半晌才闷闷小声说“危险的是我……总之等雪停了快给我走!”像受伤的猫,辰砂的肩膀耸动了一下,围绕着她的小小的水银液滴也炸开,折射微弱的光芒。
安特库眼睛被这水银液滴吸引了,那美丽的金属色液滴在空中浮动着,时而变幻出雪花的六角形,时而是星星的样子,不一会,又变成其他形状了。
安特库忍不住想去触碰那温柔的光,未等触及,辰砂像是察觉到了,快速退后远离了他
,又变回了警惕的眼神:“别动……这是毒液,水银。”
“啊……抱歉我不知道”安特库垂眸:“但是,是非常美丽的事物呢,水银。”
听到这话,辰砂睁大眼睛。这是连老师也没有说过的话。
躲避似的,她又移开了目光,因为眼角又有水银溢出——这是古代动物的生理缺陷,他不愿让别人看到。
但当安特库坐到他身旁,辰砂仅是将身边的水银尽可能的移远。
冰天雪地,雪风吞噬了一切声音,或生命。唯有阴湿的洞穴里的两个美丽的生命体,相对无言,溺于静谧。
就当安特库以为辰砂又陷入沉睡时,辰砂又小声开口问到:
“冬天…巡逻时会寂寞吗?”
“啊…”安特库一愣,他早就习惯独自一人,已经太久没有考虑过寂寞这个问题,他甚至忘了,独自行走在雪地时,倾听浮冰的低语再将其劈断时,一人击退月人后,路过大家的卧室时,心中无以言表的小小的情愫,就叫寂寞。不过看着辰砂,环顾空旷的岩洞,他总有一种熟悉感。
“我没想过。”他如实回答了“最多考虑过老师会不会寂寞”提起老师,他轻轻笑了“大概我的工作就是让老师冬天也不会寂寞吧”
辰砂注视着他的笑容,小声嘀咕:
“奇怪的人……”
“辰砂呢?你的工作是什么?之前一直没机会碰面呢”
“夜里……我负责夜晚巡逻。”
安特库突然明白了,那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那,我来负责让冬天的辰砂也不会孤独怎么样?”不知怎的,这句话脱口而出。
辰砂明显的呆住了,薄唇轻颤,像是要说些什么,但他到底没有回答问题。良久,他看向洞口,喃喃道:
“暴风雪,快停了啊……”
安特库明白辰砂话中的隐意,但他也没有再追问,毕竟日后机会还多。
暴风雪像是附和辰砂的话,真的平静许多,不久竟只剩几片摇摇晃晃落下的雪花。
“谢谢你让我在这儿避雪!”安特库走到洞口,回头再看辰砂已经盖上他的薄被。
“不客气……”不知是因为太困还是其他原因,辰砂的声音越来越小“回去时…小心点,你硬度也不高吧!”
安特库轻轻笑了:“好的”
乌云如它匆匆赶来,如今又匆匆散开了。轻柔的日光钻进石洞,洒在辰砂头上,在他长长的睫毛上跳舞,在他肩上投射美丽的红色光晕。
“我还会回来的”
安特库不知道辰砂有没有听清他的话,或是已经重返梦境了吧。
但不知怎的,行走在一望无际的广阔的雪原,沐浴着阳光,他突然觉得冬天就像个不听话的孩子,总会动不动闹小孩子脾气,哭闹过后却会立刻忘记烦恼,再度绽放笑容。
真奇怪,安特库从来没想到,自己会用如此可爱的生命来形容冬天。
tbc.

   
评论(3)
热度(50)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