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宝石之国/冬夜组】那年冬天(清水短篇)part2

啊,本来说好这次就完结的,但写着写着发现剩下的比第一部分多太多了,于是先发这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应该开学前能码完。
于是找了一大堆借口后↑呈上part 2 www
ooc有的,昨天晚上又重刷宝石之国的动漫,发现有不少小bug,顺便改了改第一部分,感觉写的安特库有些过度温柔了(大概)但不能怪我呀,昨天看7,8集补小南极人设结果哭瞎,真的不敢看。
以及对自己的破文笔感到深深的无力。
总之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食用鱼块❤


part 2
在迷迷糊糊的困倦中,辰砂隐约听见安特库说:
“我还会回来的”
他并没有在意安特库的话,也没有相信那句话。他深知自己在别人看来有多么危险,与生俱来的毒性将他从人群中推远,又或是他自愿逃避了与任何人亲近。
至少那人还能与老师相伴。他这样想着,没有嫉妒,只是抱紧自己脆弱而单薄的身体,独自陷入沉睡。
辰砂的水银能吸收夜晚的微光,冬天也不例外,只是寒冷使他的身体机能下降才进行冬眠。他浅眠,虽说是冬眠,也是时睡时醒,像是警惕的猫。
但奇怪的是,这次的他比平时睡的更浅许多,像是孤独的心中某个角落还藏有小小的期待。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让人心情放松的梦,正沉浸在梦中,却朦胧中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猛的睁开眼,正看见坐在不远处的安特库的微笑。清醒的刹那便忘记了梦的内容,仅留下陌生却舒适的感觉,像面前的人儿的笑容。
不讨厌的感觉。辰砂这样想。
“抱歉,又吵醒你了。”他笑容依旧,远不足以算晴朗的光透进洞里,将安特库的银发照的通透,比辰砂见过的任何天成的精美的冰雕,或是清澈见底的冰泉都要好看许多。
但他仅是注视了一秒,仅仅摄人心魄的一秒,很快转过头去:“我可没看出来你那是道歉的态度”
“看今天的天气,月人应该不会来了。能清理的浮冰也清理完了。昨天的暴风雪把大部分的浮冰的裂缝都覆盖住了,浮冰就不能再发出轰鸣了。等那些雪硬化成冰应该还有几天才行……”安特库自顾自的坐在辰砂身边,用像是汇报工作进程絮絮叨叨的说着。
辰砂本以为安特库是个沉默的人,听着听着不禁有些不耐烦,他转头刚想打断,却正对上安特库冰蓝的明眸,里面满是温柔和让人无法拒绝的期待。
“辰砂”他的声音低沉,认真而好听:
“就算是没有暴风雪,我可以来见你吗?”
辰砂的心脏骤停半拍,有声音在耳边劝阻他:
闭上眼睛,捂住耳朵,辰砂,不要被他蛊惑了,不会有人愿意接近你的。
因为你是辰砂。
但辰砂垂头,任由丝绸般的红发遮住他微红的脸颊,轻启薄唇吐露的不是拒绝,而是短暂而小声的,带着某处的坚冰初融的清脆声音的:
“嗯。”
————————————————
把辰砂哄睡,安特库不急着离开。注视着那人就算再睡眠中也轻蹙眉头的睡颜,他反思着自己刚刚的一反常态——他虽然没有辰砂想的那么沉默,但也绝不是多话的类型,但遇到辰砂,他大脑便会不受控制的絮絮叨叨一大堆,只为能留在辰砂身边更多时间。
真奇怪——他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感叹了,大概是他们之间的熟悉感吸引彼此吧?
就当是正在履行我的职责吧,他看着辰砂的脸,嘴角又不自觉的扬起温柔的弧度。
虽然会让自己变得奇怪,但是…果然还是想要更靠近一些。
……
事实上,独自撑起冬天是不容易的。一个冬天,安特库能抽出时间去看辰砂的不过七八次,而且大多数时间辰砂都在沉睡。
但某年的冬天的某个清晨,辰砂会醒来,每每醒来,总能看见旁边的安特库。
“冬日巡逻怎么悠闲吗?每次醒来你都在……”
安特库看着洞外的雪,而辰砂看着他眼睛里倒影着的,悠悠飘落的雪花。
“早安。”安特库听见辰砂的声音,转头看见辰砂正眨着惺忪的睡眼。
“我自认为对工作还是比较认真的。”他顿了顿“不管是冬巡,还是陪伴你的工作”
“你还记得那个事儿啊”辰砂无奈的轻叹,心底却轻轻笑了。
“不过,不知道是你给我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我梦到你了”他半侧上身,用手托着头面向安特库,眼神却游离着,回忆刚刚的梦。
“我梦见我行走在一个雪原上,我的双腿都陷入雪中,几乎不能前进,四面没有树,没有山,没有海,也没有任何人或建筑,仅有让人绝望的白色。没有暴风,密雪静静的落,却让我的感官渐渐迟钝了。但我突然在茫茫雪原中辨识出一个人影向我走来,他走过的路,雪融化了,开出了花。每向我走一步,都会让我感到更多的,从没感觉过的温暖”辰砂细细叙述着,安特库却觉得他像在唱一首轻轻的歌,因为他虽然没笑,但眼里满是少有的笑意。
“等那个白色的人影接近了,我辨识出那是…你。梦中的你向我张开双臂……”辰砂游离的眼神突然锁定了安特库的双眸,盛满的笑意却丝毫未减。安特库也注视着辰砂的眼睛,不禁有些失神。
辰砂的话还没说完,却没再说下去。两人便保持对视,有什么小小的情愫在冰天雪地间开出了一朵小花。
少顷,洞口一滴雪水顺着晶莹的冰柱流下,落地粉身碎骨留下谁都没听见的一个音符,却唤醒了相视的两人的心绪。
安特库回过神来,偏头轻咳掩饰自己刚刚的失神,错过了悄悄爬上辰砂脸颊的一抹微红。
“然后呢?”他有些尴尬的笑着:“我……有没有好好抱住你?”
“没有,然后我就醒了”我醒了,然后便看见了你。辰砂这样想着,将脸埋在屈起的膝盖上。
这是…遗憾的意思吗?安特库想,试探般的张开双臂:
“辰砂”他轻轻唤起那人注意力:“要补上吗?拥抱”
辰砂看向安特库张开的臂弯,愣了一瞬,紧接着漂浮在身边的水银液滴突然炸开,脸也迅速腾红:“才…才不是想要拥抱的意思!你别自己误会了!我可不想被你撞碎。”水银会伤害到你!辰砂第一反应这句话,但他没有说出口。
“抱歉,不闹你了”看着炸毛的辰砂,安特库莫名觉得有些可爱:“先不提梦到我,梦到在雪原的话,是不是感到冷了呢?”安特库想起了最初“救了自己一命”的那件睡衣,环顾一看,睡衣果然被叠的好好的丢在了一边。
“冬天感到冷的话最好还是穿上睡衣吧?你的被子也太薄了!”安特库展开那件洁白的睡衣,定睛一看,虽然风格相似,这件睡衣相比当年那件睡衣却又很多细节不同。
“每年都不一样吧?”辰砂看着安特库打量着自己的睡衣“蕾特每年都会给我设计不同的款式”他底下头“明明知道我不会穿,还净费心思…”
安特库看着环绕着辰砂的水银,斑驳的浅色光影洒在睡衣上,突然明白了辰砂不穿睡衣的原因。
“是怕水银浸染吗?”安特库笑了“辰砂真是温柔呢!”
“你…随便你怎么想吧!”
辰砂含糊过去,毫不自知刚刚褪下的潮红又莫名蔓延在脸颊。
稍微暖和了一些呢。他想。
“辰砂,春天快来时,和我一起回去吧!回到大家那里,大家其实都很担心你呢。”安特库试探性的问,果然戳中辰砂的痛处。
辰砂咬住下唇,眼帘微垂,眼底像是有晶莹闪烁。
安特库看见辰砂的表情,立刻安慰他:“不愿意也没关系!我绝不会强迫你的”
辰砂摇摇头,没有立刻拒绝:“……看你表现”
安特库笑了。
……
虽然嘴上不饶人,其实辰砂早已习惯这位冬天的朋友的存在,可以和安特库平和的聊天,语气也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不知那锋芒,是被安特库磨平的,还是辰砂心甘收起了刺。
安特库当然也察觉到辰砂的这细微而温柔的变化,也察觉自己越来越被辰砂吸引,每日的工作保证质量的同时,也不觉加快速度,只为能快些完成工作,回到那个阴湿却温暖的山洞。
安特库没有用“去”山洞,而是选择“回到”辰砂的山洞,不知不觉中,他早已对那个山洞,对那个人,产生了归属感。
想到这一点,安特库嘴角扬起愉悦的弧度,走在空旷的长廊,鞋跟敲出清脆好听的节奏,一旁木盆里的水母也随节奏接连跳出水面,五彩的荧光照亮了夜晚。
“安特库,你很开心。”
不知是小差开太远了,还是虽然有水母,夜晚的走廊还是不够清楚,安特库竟然没注意到金刚老师站在他面前不远处,若不是老师的声音唤醒他,他肯定会撞到老师怀里。
“啊,抱歉老师,我没注意…”他急着解释,一边慌忙收起笑靥,老师却抬手打断了他的解释,小心翼翼的摸着他的脑袋。
“你能这么开心,我真的很高兴”金刚老师笑着看着他:“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什么时候愿意和我说说遇到的好事的话,我很欢迎哦,但今天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安特库不易察觉的蹭了蹭老师放在头上的手。
他一直没告诉老师,关于陪伴自己的冬季朋友,辰砂也没有对此多问,权当彼此是自己小小的秘密。

tbc.


   
评论(8)
热度(41)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