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宝石之国/冬夜组】那年冬天part3(完结/BE预警)

首先,再次没有遵守约定,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土下座)
说好了开学前更完,但现在已经……拖了三周了大概
果然我就是一直在打自己脸啊,开学前还又一些没写完,结果开学没想到一下子就这么忙了,周六也没有了……结果就一直没写完……
总之如果有等更的小天使的话,真的非常抱歉呜呜呜
总之真的非常对不起qwq
然后结局是BE……我大概要被打死了吧(躺平)
虽然最后是BE但前面自以为还是有一点糖的,大家不嫌弃的话……
食用鱼块(心虚的比心❤)
——————————————————————
part3
百年严冬过去,安特库已经不再是那个刚上任的年幼宝石,冬季的工作他早都游刃有余,就算是晴天见到月人,如果月人规模较小他也会赶在老师来前击退。
但虽然月人来访的规律明显,但冬季放晴的频率却不是那么容易掌握。
正如突然放晴的今天,安特库想。看着空中不小的黑点渐渐蔓延成可怖的黑影,月人从黑影中显出身影,浅粉的花瓣带着银铃的清脆声音片片飘到他身边。
形式有些不妙,早晨看见老师睡着了,这里离学校太远,贸然回去更可能让冬眠的大家陷入险境……
只能上了。他抽出了他的刀。
他用刀挡住月人来势汹汹的箭雨,试图跳到月人旁边,但刚跳起便会被弓箭压制下去。无奈只好迂回进攻,利用他熟悉的冰原和冰山绕到月人背后,但这次的月人数量实在太多,他多次发起进攻,也最多是斩杀了几个小月人。
清脆的碎裂声传进耳里,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腿上出现的裂痕。
“啧”他皱起眉头,但依旧不敢松懈神经,让自己漏出破绽。
虽然局势还在控制下,但这次的月人的确太棘手,他只得一直奔跑,寻找敌人根本不存在的薄弱点。
他跳上一座高耸的浮冰山,尖锥般的鞋跟稳稳的踩在浮冰的尖顶,就在这时浮冰突然震动起来,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安特库脚下一个不稳,从冰山跌落,不过他依旧从容,从半空中调整身体,想转身用刀挡住弓箭,借着箭的推力调整好重心落地。
听着像是个难度不小的动作,但事实上他的身体比他的计划更有把握——如果他闭上了眼睛的话。
因为当他转身的动作还没完成时,他的眼角瞥见了一景。
那是虚之岬。
他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这么大动静,会不会吵醒辰砂呢……
你看,就算身体最基本的最熟悉的动作,也会因为头脑中的一丝小小的牵挂而出差错。
就像当安特库回过神来,完成转身动作时,铺天盖地的箭雨离他眼睫不过几尺距离。
不要!
我不想碎掉……!但他已经来不及挥过刀。
不想被带走!老师……辰砂!
像他们的每一次相遇,总会伴随着幸运的轻吻,伴随着他心中大声呼喊出那个名字,赤色的那人拦在他身前……
腹部巨大的推力将他推向安全处,耳边传来的清晰破碎声正同安特库惊愕的唤出那人的名字:
“辰……”
水银绽放,曾经被安特库称为“美丽”之物如今挡住了向他们袭来的弓矢,银色的幕布不知是会发光还是抢夺了周边的光芒,但都一样的耀眼。
——仿佛那便是此刻的安特库的整个天空。
“你是笨蛋吗?!战斗中竟然走神,不就是……等着被带走!”辰砂没有回头,水银早将安特库护的严严实实,有些却夺眶而出,银色在他扑朔的睫毛上起舞。
好吧,安特库深吸一口气。
这明明是他的全世界。
……
金刚一挥袖口,月人即刻化为月牙黄的尘屑,衣襟未落,安特库和辰砂就落入他宽广的臂弯。他将他亲爱的孩子稳稳的放在平地,并躬身拾起辰砂破碎的手臂。
“请原谅我。”他垂眸,眼里是满满的关心和愧疚:“因为太困没有注意到天晴了,谢谢你解救安特库,辰砂。”
安特库下意识看向辰砂,竟一时没回答老师的话,而辰砂却没有看他,朱红色的眼瞳里闪耀着一种坚定,定定的注视着老师。安特库不解辰砂下定了什么决心,正想开口应答,辰砂却比他更快的开口了:
“老师,我想申请冬天巡逻的工作!”让人惊讶的话他说得无比坚定果断,正如他决定去救安特库的那一刹。
老师和安特库都被辰砂的话惊呆了。
“啊…”老师稍早反应过来:“的确,你的特性在冬天醒着应该问题不大……”
“等等!”安特库这才猛然惊醒:“不行老师!这对辰砂来说太危险了,辰砂!”他像是幼年时第一次不小心滑入冰窟一样慌乱,目光在老师和辰砂身上徘徊,寻求什么般呼唤辰砂的名字:“我不能让你处于这么大危险中……”
“那刚刚你不是还被我救下了?两人行动总会安全许多吧?”辰砂早预料到安特库会阻止,但还是控制不住音调变高。
“不行!辰砂要是好好在山洞里冬眠就会一点风险都没有了!”
我不要!安特库甚至没发觉自己如此害怕,害怕辰砂会因为自己被抓到月亮上去,害怕自己回再也看不到那个赤色的身影,害怕的胸口难以抑制的疼痛。
清脆的破碎声闯进三人耳里,很快又被雪风吞没。
安特库捂住胸口碎裂的部位,眼神有些恍惚,口中却还是喃喃着:“不要同意,老师”
辰砂像是被碎裂声吓了一跳,表情也不自觉软了些:“我……我刚刚把你推碎了吗?”
安特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辰砂推的他的腹部,碎掉的也是辰砂的手,但他破碎的位置,是左胸的一个奇怪部位。
“老师……”他抬头向老师寻求答案,两人却突然被老师抱住,宽大的衣袖挡住了向他们袭来的冷风,安特库刚看到老师眼里的惊愕和陌生的悲伤,眼睛便被老师的袖口掩住了。
“请你们不要争吵”
辰砂看见水银险些将老师的衣襟侵蚀,立马推开了老师的拥抱。
老师也没有阻止,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沉稳的声音抚平了这两只小动物炸起的毛发:
“你们两个现在都跟我回学校,处理好伤口再说此事辰砂若是真的想要负责冬季的话也要和安特库协调好再说。”
辰砂看着安特库坚决的表情,深叹一口气,不情不愿的跟上老师回学校的脚步。
阳光留恋的抚摸着辰砂的红发,紧接被浓厚的雪云吞没,像是刚刚的闹剧从未发生。
……
安特库无比小心的捧起辰砂的手,在断口处涂上薄薄一层胶。一旁的水母散发着五色但柔和的光,在他眼眸深处折射出细碎的缤纷的色彩,和无限的温柔。
“小心点,我现在控制不住手上的毒”辰砂提醒着。只是因为不方便,他才同意让安特库帮他的。他这样坚持着,在拼合手臂时轻轻蹙眉。
老师没有来帮助他们,而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独处的空间,意图再明显不过,辰砂思虑着想开口,刚刚安特库莫名的破碎让他有点紧张,因为直到修补好安特库后他也没明白安特库破碎的原因。
“安特库,听我说”他难的的直呼安特库名字:“我有好好考虑过了,两个人巡逻的话,冬天的工作会轻松许多,浮冰什么的我可能砍不了,但对抗月人我还能帮上忙。冬天的话,水银的毒也不会污染太多环境,只要我们配合……”
他说着说着,注意到安特库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他脸上,眼底有些讶异。辰砂愣了愣,安特库才迟迟开口:
“啊……我听大家说,辰砂是行事谨慎,决定任何事前都会认真考虑对自己的危险度……”
他还没说完,辰砂突然反应过来:
他的确有全面考虑,但这次他的出发点并非自己的安危,而是同安特库两人的安全。
“原来,辰砂是在为我考虑呢……”安特库浅浅的笑了,一如既往的温暖:“谢谢你,辰砂。”
辰砂怔怔的注视着安特库的笑容,不易察觉的浅红衬在脸颊侧,他轻咳一声回过神来:“你……就按那样理解吧!所以,我现在可以担任冬巡的工作了吗?”
“我不同意”安特库稍敛笑脸,语气透露着坚定:“我不想让辰砂无端背负危险,我不想失……”
“无端?你以为我是无理取闹吗”辰砂听到安特库的话,不禁又有些生气:“说起来我又没有理由要咨询你的意见,我坚持的话相信老师也不会拒绝。”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不觉语气重了,真正想说的却深深埋在心里。
安特库低垂下头,轻声说:“对不起,辰砂,我不想失去你,不想冬天没有你”他咬紧牙关:“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和我境遇相同的你!”
“哼”辰砂扭头,心却软了:“你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不拿出点像样的理由我是不会相信的!”
“啊!理由的话……如果辰砂在身边的话,我可能会有情感羁绊吧?这样也许更是不能发挥全部实力了?”
安特库的理由点醒了辰砂:提出想要冬巡时他内心说没有其他念头都不可能——他想借机被抓到月球上去,在地球的他只会一直伤害他周边的一切生命,他厌恶这种与生俱来的背负,被抓去月球反而会减轻大家负担吧?但是……他悄悄撇了一眼安特库,对方的视线紧紧锁定着他。
啧……如果他真的“被”抓住了,这个人,大概豁上命也会救他的吧?毕竟他就是这样爱管闲事的人啊!辰砂心中暗想,却无法忽略叫嚣着的那个念头:
“我……”他下定决心一般,努力提高音量:
“我也不想失去你啊!”
安特库听到这话便呆住了,辰砂则像是很累般轻喘着,脸颊绯红,却没再逃避安特库的视线:
“所以,冬巡什么的我不做就好了!但你必须给我保证——绝对!不能被抓走!”
安特库睁大眼睛,半晌后眼神变得坚定而可靠:
“向你保证!”
……
“啊,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安特库给辰砂装好了手,送到校门口时辰砂突然开口。
“欸…还有要求?”
“嗯,因为我还在生气”辰砂像是表现自己在生气,象征性的鼓起嘴。
“啊…尽管提”好可爱……看着辰砂鼓鼓的脸颊,安特库悄悄想。
“过两天你去我那儿,穿睡衣给我看看。”
“没问题!……等等…欸欸?!”
“说定了!”辰砂漏出了几百年难遇的坏笑的表情,快步走到安特库前面。
“喂……等等辰砂?!”安特库快速跟上赤色的那人的身影。
“看来已经和解了呢,太好了。”金刚老师站在楼上看着学校外追逐的两人,轻轻笑了。
——————————————————
“辰砂……”
安特库从岩壁另一半换好了睡衣,平常的高跟鞋现在总感觉穿着十分变扭,他有些扭捏的提着层层叠叠的花褶的裙子,鼻息间满是他在冬天不曾闻过的花香,纯白的睡衣能完美的勾勒穿者的姣好身材,洁白的裙子配上他银白色的头发,仿佛让他整个人融进了洞外广阔的雪原,而这雪色也比不上他眸中的那一抹冰蓝。
“哦哦!这不是很适合吗”辰砂玩笑似的鼓了鼓掌,心中却不免小小的悸动。
安特库跳过岩缝,带着一身花香靠近辰砂。
“既然都穿上睡衣了,趁着机会一定要这样做呢……”安特库微张双臂,想辰砂走去。
“啊?做什么?”辰砂看着步步逼近的安特库,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后退,没退几步就到了尽头。
“虽然可能有些对不起蕾特做的服装……”辰砂看不清安特库的表情,这让他有点紧张。
“怎么了?这么不乐意穿……!”
他还没说完,安特库已经走到他面前,胳膊拦住他的去路将他捞到了怀里。
花香味,以及柔软的布料亲吻脸颊的感觉,以及…那人怀里的无限温暖,像冬日的暖阳。
良久,辰砂才反应过来:
这是一个拥抱。
“咿!”霎时间,鼻息间灌满花香,辰砂脑子闪过无数花朵,因为他的毒液凋亡枯黄。
“不要…”他感到了恐惧,试图推开安特库。
“挣脱拥抱是不礼貌的,辰砂”安特库没有因为辰砂的挣扎而松手,反而更加拥紧当然是在保证辰砂不会碎的力度下。
“辰砂,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所以……就算只在我这里,一切都可以向我敞开哦!”
辰砂想说什么,嗓子却像被堵住一般,水银从眼角流下。
啊啊,远古生物的缺陷……被他看到就不好了呢。把头埋在安特库肩窝,悄悄在他睡衣上拭去眼角的水银,闷闷的出声:
“嗯,谢谢你”
花朵,没有因他凋亡。
“我这边才是,谢谢你拯救了我的冬天”安特库隔着手套轻轻抚摸辰砂丝绸般的头发,他的整件睡衣,除了肩部浅浅的污痕外,没再有一处水银侵蚀的斑点。
“辰砂好暖和啊,感觉我快融化了。”
————————————————
是那时起,还是更早前,自己就开始期待冬天了呢?辰砂回忆着那个拥抱,脸颊还是不自觉发烫。
今年的冬天,就快到了啊……一片枯叶历尽艰辛从崖上的平原飘进辰砂洞里,打着转落在他脚旁。
今年发生了不少……还有个吵闹的家伙一直粘着我……想起那个薄荷绿的孩子,辰砂还是一阵头疼。
算了,等安特库来了再和他好好说说吧。辰砂找到舒服的姿势躺在角落,盖上薄被准备冬眠。
……
这个吵闹的孩子,还是晚点介绍给辰砂吧…安特库不放心的看着瘫在雪堆里的法斯,心想这个吵闹的孩子估计会让辰砂很生气吧?到底应不应该带他去辰砂那儿呢……
“快起来,该走了”他招呼赖在雪堆中的法斯。迈步向前走去。
……
辰砂做了个梦。
他梦见今年的春天有一场倒春寒,安特库得以保持固体和大家多待了几天,但硬度早就到了十分可怜的低。
“你在做什么?”辰砂望着逐渐融化的冰原,不觉安特库走到身边。
“我在看冰融化。”辰砂没有转头。
“可是冰化了我也要化了啊,辰砂真是狠心。”安特库悠哉的给辰砂开了个玩笑。看着渐渐融化的冰,他轻轻唤这身边人的名字,掰过那人的肩膀直视他赤红的眼睛。
“干什么?拥抱什么的我可不想撞坏你”真奇怪,辰砂不禁为自己还用担心撞坏别人而内心发笑。
“不是……反正也快融化了,怎样也无所谓了”
“?”
没有向辰砂解释。他稍低头,轻吻了辰砂的薄唇,如雪莲花轻轻摄走了一点夜来香的香晕,同时留下雪花般轻柔的触感留在唇角。
“你做什么!”辰砂突然炸毛了,推开了安特库。
“怎么?辰砂不知道刚刚的是什么意思吗?”安特库想笑,还没咧开嘴角,清脆碎裂声传来——他下唇被撞裂了。
————————————————
“为了不让老师孤单,冬天的职务就交给你了……”安特库向法斯比出噤声的手势,努力摆出笑容,头已被弓箭射穿……
失去意识前,他脑里只剩一个念头:
破坏了和辰砂的约定啊……他估计会很生气吧?
就算是最后也没给任何人说出冬天与这人相伴的事…对不起辰砂,请原谅我这小小的私心。
——————————————
“真是的,你在做什么!”辰砂捂住嘴背过身掩饰脸上的潮红:“快拿好你的碎片回去吧!明年再见!”他下了逐客令,良久身后却没传来那人尴尬的声音。
“嗯?”他猛的转身,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只剩茫茫雪原像是再次被严寒冻结,呼啸的暴风雪将他吹的无法站稳,但他依旧发疯似的找着安特库,眼见很远很远的几乎和天空融合的地平线出有那个熟悉的白色的身影,但这次,那个身影没有再向他走来,而是渐渐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
安特库的碎片落到地上,尖端碰地发出“叮!”的呼唤般的声音。
合金捂紧了法斯的嘴,只能看着安特库被月人捡起。
……
几公里外,辰砂猛然惊醒。
“做了很奇怪的梦啊……”他习惯性的向身边的人诉说,回应他的却只有空旷的石洞的回音。
“安特库?……”真奇怪,明明每次他冬眠中醒过来,安特库都会魔法般的在旁边,这次却只留下空洞回音。
大概今年冬天比较忙吧,辰砂自己心里安慰着,准备再次沉睡。
反正下次醒来时,他一定会在身旁守候吧?
“但是……”辰砂轻触脸颊,摸到了冰冷的液体。
为什么?
在这时我会出现远古生物的缺陷情况呢?
end.

   
评论(7)
热度(18)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