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survive》+小彩蛋*2,cp觉刺

  1. 故事纯属虚构,对现实宗教信仰无冒犯之意

  2. 吸血鬼x修女(我不知道修女能不能长发反正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3. be,注意ooc,注意避雷qwq刺刺和qpy的姓氏其实有来头,但当我是编的也行嗯

  4. 蛤蛤蛤又把qpy写死了

  5. 其实有个军觉军的前篇,有空会码出来

    那么开始www

    ——————————————————————————————

刺眼的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玻璃,把整个大厅弄得明晃晃的,一袭白衣的黄发主教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俯视着跪在台阶之下的修女。她白色的头巾和领口已布满深褐色的,干涸的血痕,突兀蓬乱的红发从头巾下窜出来。

主教慢慢走下台阶,离近修女后,眼中的蔑视和厌恶更是毫不遮掩:

“抬起你的头来!Flaky.shimmer!”

那双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悲伤,和一些隐隐约约让人不愿去猜测的情绪,主教厌恶的看着那双天生如吸血鬼般的眼睛:

“你与吸血恶魔勾结半年之久,却不曾向主忏悔,表明你的心已经被这魔兽拖下地狱的深渊,你体内的血也像这魔兽剧毒阴险!今天,光明圣洁的主命你杀死这魔鬼,并用圣火焚烧你沾满罪恶的身体,才能免受炼狱之苦!你承认吗?”

“......”那一瞬,主教清清楚楚从flaky眼里看见强烈的,能灼烧他的心的愤怒,憎恨。但仅仅一瞬,红发的修女低下头“是的。”

话音刚落,一记清脆的耳光落在flaky左脸颊,很快肿起红印。

黄发教主用破颜怒容掩饰心底因为那眼神滋生的促狭“这是因为你承认与恶魔勾结!”

紧接着又是极狠一记,flaky尝到嘴里有甜津津的锈味

“这是为你的犹豫!说明你对那恶魔仍有眷恋!”主教转身捧起一个托盘,仿佛不愿碰那盘中之物。

Flaky不看也知道,那双一把用银制的,十字架状的小剑。

“起来吧,罪恶的女孩...”主教将托盘递到她眼前“用这把剑,贯穿吸血鬼黑色的心脏!”

Flaky接过那把剑转身,人群自觉让开一条路,她看向尽头黑色的棺材迈开步,手中沉甸甸的重量压着她的心脏。

随着一步步接近,flaky没有看一眼四周的人,她知道,不管是所谓的朋友们,还是“和蔼”的教父教母,又或是许多不认识的教徒,现在都是抱着看好戏,幸灾乐祸的心情,表面上的怜悯让她无比厌嫌。

红发修女看见吸血鬼被阳光肆意泼洒的脸,脸上身上都被洒上了圣水,睫毛接住点点水珠,折射微光。fliqpy.McGrath双臂被木桩钉住,双腿也被锁链紧紧束缚,罂粟的种子撒在周围。

Flaky静静看着吸血鬼——又或说情人,悲痛盖过了不曾灭的恐惧,似乎要撕破胸膛。

她闭上了眼睛,高举银剑。

她闭上了眼睛,手下落。

她闭上了眼睛,没有看见就在那一刻,吸血鬼睁开的金眸折射的光芒。

直到fliqpy双手迅速挣脱,

抓住她手腕,

起身吻住她时,她才惊讶的睁大眼睛。

与此同时,常人看不见的紫色光环以棺材为中心,扩散笼罩了整个教堂。

不同于以往的强硬,fliqpy的这个吻更温柔绵长,有些急不可耐的撬开flaky牙关后,就沉迷般的舔舐柔软的口腔内侧,挑逗小巧的舌头,久久不愿放开。突然的惊吓和失而复得的喜悦碰撞在一起,刺激着Flaky.shimmer,让身体脱离大脑控制,即使感觉氧气被一点点抽离,一种麻痹般的快感从心脏直窜到头皮,她渐渐也开始回应起来。但吸血鬼似离别般的温柔眷恋让她有点顾忌。

“啊...大家快杀了这个孽畜,竟在如此圣洁之地干这种淫秽罪事!!”主教因看见吸血鬼挣脱,无法控制的颤抖,彻底撕破了高傲的表皮,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几个人反应过来,拿起武器冲过来,fliqpy.McGrath鎏金色的眼眸闪过一丝血光,巨大的紫色光圈霎时变成深红,教堂里除了相吻的两人,都痛苦的捂住脖子,颈动脉里的血液似乎尖叫着想要喷涌而出,压抑着的哀叫充斥整个教堂...

几秒后血液终于得愿,冲破薄薄的皮肤迸射出来,血腥味开始蔓延,转而恢复平静...

Flak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惨叫和浓郁的血腥味就让她毛骨悚然,不敢回头去看。正当恐惧使她迷迷糊糊时,口腔再次尝到腥甜锈味的液体。

fliqpy正把一口血渡给她。

血的味道终于让她清醒,她无力的想要推开吸血鬼,徒劳只能被迫吞下这些血液,痛苦的闭上双眼:“也许这样就能和他一样了吧?”修女这样想着。多余的红色顺嘴角流下,和从眼角出发的泪水汇合,淡红色从下巴滴落,在身下的棺材盖上摔得支离破碎...

罂粟的种子吸足了血的味道,不管有没有土壤,自顾自的开始发芽...

似乎一个世纪过去一般,fliqpy.McGrath终于轻喘着放开修女的唇,鲜血的晕染让本来就红肿的嘴唇更加诱人,吸血鬼咽下一口混着血沫的口水。

Flaky.shimmer看着本将被自己杀死的情人,努力忍住不知是被血腥味呛出,还是悲喜混合而成的眼泪,头巾早已掉落,除了某吸血鬼便没人喜欢的红发炸开,小刺猬一样(我家刺刺是小豪猪!)她不敢回头看血腥的场面,尽管已经感到有粘稠的液体沾湿了她的布鞋。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盯着那人(鬼2333)金色的眸,墨绿的发,露出尖牙的嘴...一遍一遍的描摹那人的模样,即使那已深深镌刻在脑里。深吻后的眩晕包裹着她,刚想搂住吸血鬼的脖子,紧紧拥他入怀,奈何那人却一手箍住了她的肩膀,一手覆在她抓住剑柄的双手上,帮她把想要扔掉的的银剑收紧。

她不解的想要询问,那人却伏下身子,下巴搁在她肩上,轻轻啃噬着她柔软的耳垂,flaky能感到他咧开的熟悉又夸张的笑容,沙哑的嗓音搔抓着她的耳膜:

“谁也不能让你痛苦...”flaky因这轻柔的啃咬轻颤着,刚想对他漏出笑容,嘴角却因吸血鬼的下一个动作,驻足在一个尴尬的弧度“...就算是我,也不行!”

锋利的剑身穿过吸血鬼精壮的身体,刺破了背部的衣料。银白的剑端开出红玫瑰的颜色,一滴滴砸在地上,烙在修女心上。

“不...不要......”flaky的脸霎时刷白,只有红艳的可怕的嘴唇哆哆嗦嗦的吐出不成句的字母,嗓子如失声般嘶哑。

她颤巍着松开手,抱住fliqpy的脑袋,任由他摊在自己怀里,又不敢抱紧,生怕剑会更插进去分毫,更不敢贸然拔出。

她血红的双眼已经黯然无光

她看不见怀中人的神情

她的眼泪最终落下,却已经变了味。

Fliqpy奋力撑起身子,拥住红发修女瘦小的身子,任凭银剑又没入一寸。漫长无涯的生命里,什么东西都最终作尘,但这一刻,抱着怀着挣扎哭泣的小动物,却让这个一生放荡猖狂的吸血鬼无比珍惜。

他又咧开了嘴“哈,我终于开始死了”他自嘲的嘀咕。

他捧起修女苍白的,眼泪纵横的脸。他觉得自己的脸现在应该也不怎么和善‘不过在这小鬼眼里,我的脸似乎没有和善过呢’

‘第一次见到这个小鬼,她脸上惊恐的表情还真是可笑啊’他能感到体内工作千年已久的‘机器’开始慢慢枯竭,浸在对面人的眸色中,记忆却一点点浮上来。

“听着小鬼”他最终开口“我要开始死了,而你喝了我的血,就是我的‘候选人’当我死去的时候,就是你重生的时候,你就会变成新的吸血鬼,以接替我...”体腔内慢慢死亡的器官让他倒抽冷气,暗骂吸血鬼该死的生命力。

Flaky有点喘不上气,突然一种强烈的灼烧感从食道蔓延,渐渐向下,就像要将内脏都倒换位置似的,让她呜咽出生,求助般的望向fliqpy

吸血鬼苦笑:“忘了你是怕疼的胆小鬼了,我的器官正在枯竭,而你的,会‘改造’,还有翅膀,忍住”

她不顾剧痛,乞求般的亲吻着吸血鬼面颊,被眼泪洗涤的红眼睛呼唤着他想要用眼皮遮住的鎏金色。嘴里只能发出破碎的音节。

Fliqpy抚上她湿漉漉的眼睛,叹息“真想挖出你的眼睛,带到地狱去...”

“好...我什么都给你...”刚刚枯竭的泪泉再次喷涌“你不要走...”

轻微的“呲”声,撕裂的痛楚席卷flaky的大脑,肩胛骨剧烈的变形,凸起,顶破flaky的修女服,露出一个突兀的,包着薄薄一层皮肉的黑色骨架。痛苦让flaky直往fliqpy怀里钻,而fliqpy这边,也接受到了相同的痛感。

‘终于到通感了吗...’fliqpy叹息,只有在传授的一方极接近死亡是,被传授的一方才能长出蝙蝠翅膀,而这时,双方的感官都是相通的。有的无知的传授者以为自己也获得了新生,直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还是拐到了地狱。

这时,巨大的翅膀开始伸展,在flaky近乎发狂的尖叫中完成了绽放,鲜红的光波震碎了教堂的彩色玻璃,不加掩饰的阳光透进来,似数十个光柱打在两人身上。巨大的痛楚占据着大脑,flaky并没有感觉到通感桥梁传来的爱...

‘也许因为快死了吧’看着眼前的情景,fliqpy精神有点恍惚,光影之间似乎看见那个绿发的身影和修女身影重叠...

Fliqpy清楚的看见地狱的摆渡人面无表情的拿着秒表,tick tock,几秒后即是死亡。

他快速揽过修女,再次,最后一次——与她相吻,在这尸横遍野上,在这耀眼阳光下,血红的罂粟悄然绽放...

tick tock...flaky想要搂紧fliqpy,那人却抽出自己的胳膊,推开了她。

因为转化时新生的吸血鬼会神志不清,再加上对新生身体不熟悉和通感的缘故,fliqpy感到自己能控制flaky的翅膀。

“别...别让我走”flaky感到背后的巨大黑翼正在扇动,虽然长在自己身上,却不属于自己。当指尖最后的接触也消失后,flaky被翅膀带的双脚离开地面,无论再怎么向前伸展手臂,都再抓不到任何,真能任凭翅膀将自己从那人身边越来越远猛然发觉翅膀是两人现在唯一相连的东西...

...

【“又见面了,胆小鬼”fliqpy倒挂在树上,玩弄着手里的刀“这回不会再尖叫跑走了吧?我只是来找点乐子的”

抱着一大堆衣物的小修女成功被第二次吓到,不禁连连后退数步“吸血鬼先生!这里是教堂!而我们是教徒,你不应该来这个地方!”flaky皱着眉,担忧偷偷占据了小心思。

“嗬,你是想说‘像我这种污秽之物不该来教堂这样圣洁的地方’吗”fliqpy揉了揉眼睛“我是fliqpy.McGrath,记好了,等好我的骚扰吧”

修女放弃了辩驳,轻叹离去“flaky.shimmer”】

...

昨日重现,画面不断在脑内重演,两人不知道是谁在回忆...

...

“【快躲起来!”flipqy笑着看着把他压在灌木丛里的flaky,因看见不远处有人,flaky紧张得红发都有点炸起来,殊不知自己奋力藏起来的人正在看自己笑话。

“嘿!”fliqpy戳了戳小修女,在她回头时揽住她的肩,拽低她的身体,在她还没反应时与她唇舌相碰,尖牙刺破了修女柔软的嘴唇。

Flaky猛地跳开,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捂着嘴快速跑掉了:“真是...不管你了!”

吸血鬼意犹未尽的舔舐唇角的血液】

...

Fliqpy觉到通感在被切断,自己对翅膀的控制越来越弱,动用最后念力,看着还在抵抗的,不断哭喊的新生吸血鬼,那个将碰撞的白与黑漆成血红的少女,心底的不舍是无法掩饰的,却只能自己将她送远,直到最后一缕红色的发尾隐约在彩色玻璃后,他才长吁出气。

阳光肆无忌惮的打在脸上,直到最后一刻也让人觉得刺眼。

终于可以告别这个讨厌的世界了...尽力活下去吧,我的小鬼...

【“我真的...忍不住了”

“没关系的,吸血鬼先生”

两人在教堂的阴影处疯狂的接吻,fliqpy的尖牙最终还是凑近了flaky的颈项

吸血鬼瘾君子一般,舔舐着潺潺流出的鲜血,修女沉浸在疼痛背后隐藏的快感中,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正路过的一位教徒惊讶的表情...】

一根弦突然断了一般,回忆戛然而止,翅膀也不再自己扇动,flaky一下跌坐在教堂的斜顶上,好歹晃晃悠悠扇动背后的陌生,在教堂顶端揽紧顶端的十字架,新生的吸血鬼掩面而泣,身下的教堂已经寂静无声。

阳光打在身上,那么灼热,flaky却不想离开,也不想回到教堂里...

半晌,当布满泪痕和血痕的脸再抬起时,那双血色的双眼里似乎能看见某人的影子

新生的吸血鬼振动翅膀,试着腾空,飞向远处幽暗的森林

她听见了,通感被掐断的前一秒,fliqpy对她说的话

SURVIVE

---END---16,9,2

彩蛋1

但flaky晃晃悠悠的飞走后,教堂里的fliqpy猛地做起来,大骂着拔出了剑,当的扔在地上,胡抹了一下脸上的妆,其他群演也纷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道具就匆匆想向外走。

Fliqpy快速向外看了看,再次骂出声

“md导演干嘛非要弄这么多罂粟花..缉毒队来了大家快跑!”

彩蛋2(不管你看没看出来反正cuddles就是大主教哼)

看完加了特效后期版后,cuddles再次被fliqpy请到小树林...

Cuddles:“woc我们只是演戏好吗!为什么你要真打我耳光!而且刚拍完时你不是已经打过来吗靠!”

Fliqpy撇了他一眼:“嘁还没算你要杀我的账呢”

Cuddles:被黑恶势力威胁.JPG

臭不要脸求喜欢

   
评论(6)
热度(14)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