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aph/仏英】爆死病

  • Cp:仏英,有米英成分cp洁癖注意避雷

  • 脑洞取自漫画《橙、半透明、二度眠》很迷的漫画,但莫名萌...嗯病态萌吧?推荐www设定:弗朗哥哥能听见别人心跳声,而眉毛是爆死病患者(心跳过快心脏会爆炸,和漫画设定稍有不同)

  • 嗯如果看过漫画的话应该就预料到结局了...

  • 有存粮不怂!周三或周四会二更。双黑那个坑先拖一下qwq

  • 第一次写仏英有ooc请轻喷QAQ

  • 食用鱼块

【1】

听到耳边的心跳声骤雨来临般的急促,弗朗西斯几乎以逃跑的姿态把亚瑟从阿尔弗雷德身边拽走了。

直到跑到天台,推开吱吖叫的铁门,阳光毫不留情的刺他们双眼,心跳声才差不多平复,弗朗西斯才放心下来,瘫坐在阴暗的墙角大口,试着摆脱恐惧感。

他抬起头,站在背光处的亚瑟脸色看不清,激动和惊恐拌着黯淡揉进他祖母绿的眸子里。

半饷,弗朗西斯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苦笑看着亚瑟脸色猜不透的情绪:“要知道亚蒂,要不是哥哥反应快,你就要炸死在班里了。”

亚瑟静默,良久憋出一句:“又没求你”

弗朗西斯耸耸肩,起身将手撑在半掩的铁门上,铁门在关上时又发出刺耳的尖叫。挡住去路的手让亚瑟感到不爽,看向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恢复往常的冷冽和不耐烦,听着耳边的心跳再次不紧不慢的跳着,弗朗西斯反倒觉得莫名的安心。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喜欢到想要自爆?”即使已经知道答案

亚瑟像是打量他一样久久盯着他,嘴角抿出微笑:

“人之常情不是吗?啊,不对,你这个随处留情的人大概不能理解吧?”

弗朗西斯苦笑“哥哥是不理解啊,这样很蠢。”

亚瑟冷笑:“我已经厌倦压抑了….”不知道有没有的下半句湮没在尴尬的沉默中。

弗朗西斯看亚瑟的目光开始逃避,也不愿绕弯子:“这样怎么样,你像往常一样控制自己的心跳,哥哥帮你搞定阿尔弗。我可不想听到心脏在耳边炸开的声音”

亚瑟打量般的眼神又在弗朗西斯脸上流连,弗朗西斯倒是无所谓的让人看遍。碧眼的少年再次露出正午阳光一样晃眼的笑容:“deal!就算死,我也会让你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弗朗西斯揉乱人本来就蓬乱的沙金色短发“给哥哥好好活!走吧,便当落在教室了”

铁门吱吖的打开,接着把刺眼阳光挡在走廊之外。弗朗西斯吹着口哨走在前,无聊的数着身后骂骂咧咧整理头发的人的心率,眉头却不觉紧皱,嘴角下撇。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种情况的呢?



 

金色波浪卷,穿着天蓝连衣裙的小孩嘻嘻哈哈的跑着,小皮鞋哒哒哒敲着地,追赶着不远处的另外两个男孩子。清秀姣好的稚嫩面容会让人误认成女孩子,虽然如此,童年的弗朗西斯依旧偏爱着这些可爱的衣物。

“喂!快点弗朗!亲父已经擦好他的长笛啦!”白发赤瞳的男孩子大喊着,一旁绿色眼睛,有着蜷曲棕发的男孩倒是不紧不慢的咬了口手中的番茄。

“好啦好啦!东尼儿你真的不会呛到吗…”小小的弗朗西斯挥动着双手,努力迈动两条小细腿,耳边能听到跑在前面的两人扑通扑通的心跳,让他更是急躁。突然,就感到有一团软软的物体撞到自己腰部,由于惯性两人都跌坐到地上。

“唔嘤…”弗朗西斯揉着摔疼的屁股跪坐在地上,眼角可怜兮兮的挂着泪。

被撞到的似乎是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穿着带兜帽的绿色斗篷,小手揉着自己撞疼的额头,祖母绿的眼睛却盯着撞到自己的漂亮小姐姐直发愣。

弗朗西斯看着大红着脸的小男孩,站起来扑了扑裙子上的灰尘,带着乖巧的微笑向小男孩伸出手:“对不起啦,没注意到你,摔得痛不痛?快起来吧”

亚瑟盯着面前白嫩的手,小姐姐的笑容在阳光下愈加好看,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愈加快了。良久才想起自己作为绅士的礼貌,握住那只柔软温暖的手站起来。

“没…关系,是我不看路!”亚瑟不敢看小姐姐蓝的发紫的眼眸,他确信如果再看小姐姐一眼他的心脏会承受不住的。天知道怎么了,这个小姐姐像天使一样突然跌到他面前,心跳就不住加快,集合要超出极限,年幼的亚瑟还不知道一见钟情这个词,磕磕巴巴丢下一句:“抱歉我先告辞了”就往家跑去。

弗朗西斯无奈的看着慌慌张张跑走的小孩子,其实他早就听见男孩加快的心跳,刚想一笑而过耳边急促的心跳声却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吐诉着激动和雀跃,但弗朗西斯隐约听见,在这雀跃背后似乎有一种细小的声音尖叫着:

救命!快停下来啊!

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吗…弗朗西斯对着心跳感到不解,有些好奇,又有种不能放下不管的感觉。

“弗朗吉!”前面的两个男孩发觉弗朗西斯没跟上来,回头大声吆喝着。

“抱歉啦,基尔,东尼儿,我突然想到还有事要做,今天先不去听弗里茨先生的笛子了!”弗朗西斯回应了两个男孩,就快速转身,小皮鞋又哒哒哒跑了。

“唉——好任性啊弗朗吉”基尔伯特嘟着嘴抱怨,安东尼奥叹了口气。已经习惯的两人只好走了。

弗朗西斯循着心跳声,走到自家门口。再往前走了几步,他踮起脚尖从邻居高高的篱笆上望进邻居的花园,正好看见穿斗篷的小孩坐在高大的玫瑰灌木丛旁,包子一样的脸蛋埋在膝盖上。

弗朗西斯想起来母亲前几天提过搬来了新邻居,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以后应该会有不少乐趣。他这样想着,从篱笆的缝隙了钻进花园,玫瑰的尖刺勾住了他裙角的蕾丝边。

亚瑟正努力平复自己快速的心跳,成效却微乎其微,让他急的快要掉眼泪。“哎呀!”好听的声音钻进耳朵,亚瑟抹了抹眼角的湿润,抬头便看见导致他心跳加快的小姐姐出现在自家花园里。

弗朗西斯看人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停下整理裙子,走向惊慌的看着他的亚瑟

“我看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所以来澄清一件事…”说着掀起了自己的连衣裙…

“其实我是男孩子哦~”

弗朗西斯听到耳边的心跳停顿了一拍。

亚瑟:万念俱灰.jpg

 


   
评论
热度(12)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