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aph/仏英】爆死病[2]

  • 脑洞改编自漫画《橙、半透明、二度眠》

  • 能听见别人心跳声的弗朗西斯x爆死病患者亚瑟

  • 啊好像那个是叫“炸死病”...懒得去查证了就叫爆死病吧23333

  • 上篇链接点这里

  • 有米英成分,洁癖注意!(这篇没有)

2.


耳边的心跳渐渐平静了

弗朗西斯笑着看着亚瑟追悔莫及的抱着头,眼神似乎要杀死他一般。

“你自己误会的怪我咯?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呢?”

小孩把头扭到一边,恶狠狠的嘟囔着:“穿着女装…谁都会误会的好吗!”久久才以更小声报出了名字“亚瑟.柯克兰…”

“哈——什么?金色毛毛虫吗?”弗朗西斯调笑着,满意的看着亚瑟炸毛跳起,握起小拳头想要打他的样子

“亚瑟.柯克兰!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两个小孩在花园里互相打闹了很久,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种打闹会持续到多年以后。弗朗西斯也不知道他是亚瑟来到这交的第一个朋友(即使直到最后亚瑟也没有承认他们是朋友)

“喂亚瑟,吵架和运动的话不会心跳加快吗”玩累了的两人背靠背坐在玫瑰树的阴影下,听着耳边一直没有太大波动的心率,弗朗西斯问。

“不知道,以前还是会有变化的”亚瑟认真思索了一番,发觉跟弗朗西斯吵了一通,又追逐着跑了很久,但心率的确神奇的没有加快。很快他发现了不对劲,转头看着带笑的弗朗西斯:“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心跳没变!”

弗朗西斯看着湛蓝的天空,往后仰的头压着亚瑟,气的亚瑟直翻白眼

“看了我对亚瑟是特别的呢!明明刚见面时你的心跳的那么快,要爆掉一样!”

弗朗西斯没看见亚瑟的目光黯淡“会爆的哦…”

“唉?怎么回事?”亚瑟的话勾起了弗朗西斯的好奇心,他一下子站起来转过身,亚瑟因他突然的动作仰倒在柔软的草坪上。

他不爽的躺在草坪上,看着弗朗西斯弯腰看着他,阳光把他金发渡上半透明的描边。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都说了我是特别的啦!我能听见心跳声哦!”看着那双绿色眼睛里的不相信,弗朗西斯灵光一闪,拉起亚瑟穿过篱笆,往自己家走去。

“你干什么!”亚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弗朗西斯家,只得对看书的弗朗索瓦丝说了声:“打扰了”然后被弗朗西斯快速拉着上了楼。

“抱歉啦索瓦斯,亚瑟不能看见你!”

弗朗索瓦丝看着弟弟把另一个男孩拉上楼,并丢下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到也不恼,感叹着弟弟也到会带男朋友回家的时候了。

亚瑟勉强跟上弗朗西斯的脚步,不等他考虑弗朗索瓦丝是男孩还是女孩,就被摁到一架钢琴旁的沙发上。

“你犯什么神经?!”被整了这一通,亚瑟也顾不得绅士风度抱怨起来,却看见弗朗西斯在钢琴前坐好,双手在黑白之间做好了准备动作。

琴音响起,平缓却节奏鲜明,弗朗西斯指尖跳跃,零星漏出几个欢快的音符。想浓密树荫下偶尔倾下的光影。让亚瑟感觉正午后躺在树荫下饱睡了一顿,刚刚醒来,静静的发呆,听着树上的鸟鸣,听着自己平静的心跳,享受安心感。似乎是只有这时他才不用担惊受怕,为自己的心率不要超标,而以年幼的身体承载成年人的稳重。三年前,一次与哥哥的争吵中,亚瑟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瞪着他红发的大哥,但随着心跳渐渐加速,心脏猛然剧烈颤抖,伴着巨大的痛苦,亚瑟昏了过去。一天后,在母亲担忧的哭声,斯科特愧疚的注视中醒过来,从此成了数着心跳过日子的人。但自己一直恐惧着,掂量着的心跳此时变成了美妙的钢琴曲,也让他放松了不少。

弗朗西斯闭上眼睛,仔细听着耳边平静的心跳,随着心跳的节奏在琴键上敲出随意的音节,嘴角挂着不自觉的笑。他向来讨厌耳边无法退散的心跳声。当他注意力在某人身上时,会被迫的听见那人的心跳声,直到那人离开很久,心跳声也不会消退。即使是静心思考时心跳声也压在耳边,像是被浪潮留在沙滩的贝壳,只能等后浪将它带走,后浪再留下痕迹…如此循环重复,一成不变,让弗朗西斯厌恶不止。

但当耳边充斥亚瑟急速的,尖叫的心跳声,再由自己将它平复,却有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耳边的心跳不紧不慢的跳着,给他打着节拍,也让他有一种放心感。

两人共享着相同的节奏,相同的心跳,直到一曲终了。

亚瑟意犹未尽,倒是信了弗朗西斯的话。

“啊,姑且信了你的话吧…很好听”嘴上执拗,弗朗西斯耳边的心跳却似乎是轻快了不少。

“谢谢~”弗朗西斯转头看着亚瑟。阳光倾泻在他半边肩上,轻松透过他的发帘,将浅亚麻的卷发晰成半透明的暖色。

亚瑟盯着弗朗西斯的笑颜,脸颊又有些发烫,只好移开目光,巧妙的控制住容易露馅的心跳。

 

从此亚瑟便成了弗朗西斯每天一扰的邻居,偶尔也会和弗朗西斯还有他的两个朋友一起去干点坏事,像是去偷日耳曼奶奶的杏仁饼,给罗马爷爷的剑柄涂胶水,又或是去欺负一下瓦尔加斯家的两只小包子。奇怪的是,弗朗西斯耳边的心跳声再没有换成别人的,像是被亚瑟一人霸占了一半,即使是去上学或是去画室也没消退过。但每当和弗朗西斯在一起玩时,亚瑟的心率像是被串了一个保险丝,不管是运动还是吵架,打架,也保持平稳。

而自从认识以来,两人便有缘的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都在一个学校,只不过弗朗西斯比亚瑟大两级。

直到弗朗西斯高二,在隔壁班看见第一排坐着相比稍显稚嫩的亚瑟,一问才知道亚瑟跳了两级,直接从报送到他们学校并直接到了高二。

“怎么亚蒂,这么想和我并肩吗?”弗朗西斯调笑着揽压着亚瑟的肩膀,却被人嫌弃推开。亚瑟不屑的移开视线

“嘁,你还真是自恋啊,只是…这样就不用每天中午去找你要便当了…”那眼睛又转回来,瞪着弗朗西斯“以后你直接帮我拿来啊!”

弗朗西斯耸肩:“苦修学业又要兼顾小少爷的我好惨啊!我这么柔弱你忍心吗亚蒂!”

“哼”不出所料的收获一个白眼“为此感激吧混蛋”

话虽如此,贴近的心脏似乎让两人都多增了一层安心感。

孽缘还在继续

tbc.

   
评论
热度(11)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