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氪石

【aph/仏英】爆死病[3]

  • 能听见别人心跳的腐烂哥哥和炸死病患者眉毛子(脑洞改编自漫画《橙、半透明、二度眠》)

  • 本章有米英成分注意

  • 上篇链接还是若仏子英治愈qwq

  • 感觉文风越来越压抑...有点难产,

  • 那么食用鱼块,如食用后有不适反映概不负责qwq




3.

弗朗西斯早就知道亚瑟对阿尔弗雷德不寻常的情愫,比亚瑟自己早得多

第一次见阿尔弗雷德,他已经和亚瑟差不多的身高,平光镜后面的蓝眼睛炯炯有神,像天刚亮时的澄澈,说不定还能看见启明星。弗朗西斯想着。

少年看口,不出意料的爽朗声音:“哈哈哈你就是弗朗西斯,我是亚蒂的表弟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世界的hero!nice to meet you”说着还丢来一个wink

少年的口音带着美国人的滑头,听了阿尔弗雷德的话,亚瑟狠狠的瞪着他:“阿尔弗!我说过要讲礼仪了吧!即使是胡子混蛋,对你来说也是初次见面,也要好好问好!还有你那蹩脚的美音怎么还没改!很多人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亚瑟絮叨着,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咳咳,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你可以叫我弗朗哥哥哦~”弗朗西斯打断亚瑟的话,摸着下巴留的胡茬,嘴角是惯有的撩人弧度。

“啊啊!一个个都这样”听到弗朗西斯不正经的后半句,亚瑟白眼翻上了天。

良久英国绅士才恢复他的风度,清清嗓子“这家伙是我远方表亲,从小就住在美国。是个真正的美国佬,我已经提过好几次他的口音问题”说着又瞥了一眼弗朗西斯“好吧,你那自带的法式卷舌也半斤八两…”

“亚蒂你这有没有什么吃的啊!hero快饿死了”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脸色大变“啊我们还是去外边吃吧哈哈去KFC吧!”说罢缠上亚瑟是手臂。

弗朗西斯看见亚瑟皱起的眉头和微显驼红的脸颊,还听到比平时稍快的心跳

但亚瑟没看到弗朗西斯眼神变得黯淡无光。

天台的风有点冷,太阳却很晒

弗朗西斯被阳光刺的眯起双眼,刚睡醒的眩晕却还没消去。

一旁亚瑟正在一旁收拾饭盒,一贯乱蓬蓬的头发人弗朗西斯不好判断他醒来多久。

他看着亚瑟祖母绿的眼睛专注却又像心不在焉的盯着手下的事,他应该知道他醒了,却懒得去看他,弗朗西斯也没叫他,盘腿坐起揉按着酸痛的太阳穴。

耳边的心跳声很稳,但一想到上午的事,在加上刚才不知道是回忆还是做梦想起的往事,就让他烦躁不已。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在意,虽说不想听到“心脏爆炸”的声音是一方面,他大可放任亚瑟去作,最多在快到极点时把他来回来就行。但他像是留下后遗症一样,只要耳边的心跳出现不正常的大起伏,就有莫名的焦躁紧张,想赶快赶到亚瑟身边,让闹人的心跳平复。

也许亚瑟应该有成就感,弗朗西斯被他整的也成了数着心跳过日子的人。

虽然让人无奈,但弗朗西斯还是得承认,他不想让亚瑟死。

几片落叶好不容易乘风飞上了天台,又很快被吹开,默然坠下。

英国绅士收拾好餐具,拖着脸颊眺望着对面的楼顶,到吧赶着去上第一节课。让弗朗西斯想看看时间,也许已经睡过了第一节课,不过他到也不在意。

“给”弗朗西斯拾起被他枕在头下的外套递给亚瑟,靠在一旁锈迹斑斑的铁护栏上。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你听不见,弗朗”亚瑟突兀的说,“这样我就可以痛快一点,放肆一点,最后消耗完这个残次品的电量”

弗朗西斯说不出自己听了这话是什么感觉

“你不用以为我是为了你考虑!”亚瑟接着说,垂下眼帘,遮住看不清情绪的绿眼睛“有了你,我就算想死也会被拉回来。”

弗朗西斯笑了,在亚瑟看来却有讽刺的感觉“亚瑟,你觉得如果哥哥听不到心跳,就会放任你去死了?”

亚瑟一愣,表情闪过一丝动摇,但还是变扭的反驳“嗯哼?说不定你还是站旁边看着笑的呢”

弗朗西斯,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像是在想什么,又可能只是发着呆,数着心跳。

相对无言

正当亚瑟被凝固的气氛逼得找另外的话题时,无奈英国人印象里可以转移话题的话只有“天气真好”。正当他苦想时,弗朗西斯先开了口

“你是认真的吗?阿尔”

亚瑟倒是宁愿听他说“天气真好”之类的话题

“当然,你不是最清楚的吗?”反复被追问,亚瑟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悲哀。

“我比你清楚,但我想问的是,你真的认真考虑好了吗?”

亚瑟不解,当他清楚下面弗朗西斯可能会精准的戳中他的弱点,默默做好了心理准备。

“首先,抛开同性来说,他是你弟弟”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像是苦口婆心开导女儿的母亲,想到着,让他有点想笑“就算你可以顶下蜚语去向他表白,你确定他会接受吗?”他看见亚瑟的脸色变了变,恶劣的再次开口“别整到最后什么也没得到,自己先炸掉了。不是我讽刺你亚蒂,你那额…娇蛮的性格…”他斟酌着,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可以形容亚瑟的词语。

“哈?”听到后半句话,亚瑟突然炸毛了“我性格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说吧?”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因奇怪的重点生气,终于漏出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笑“不不,如果不是哥哥从小和你一起习惯了,谁都受不了你。”

随着翻过的日历纸慢慢变厚,亚瑟也慢慢学会控制自己心情,用礼仪和绅士风度来装饰自己,对别人都是不冷不热的,也许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愿意为无关紧要的事浪费心跳”

但弗朗西斯知道,只有和这个人关系近了,才你知道他的狂妄,变扭,甚至不良的性格。以前还和基尔伯特一起当过校园不良,不过想到当年披着外套,常在裤子口袋放一盒烟,皱着粗眉吐着难入耳的脏话的亚瑟,在和现在中规中矩的好学生做派的亚瑟相比,总让弗朗西斯感到戏剧性的好笑,也成了亚瑟的一段黑历史,两人吵架时还会不时被拿出来抖搂抖搂

虽然已经不是不良了,但不良的性格却在亚瑟心底埋下深根。当然,用言语挑逗,揭发亚瑟的真面目一直是弗朗西斯最大的爱好之一。

更倾向亚瑟糟糕的性格,果然我也是怪人呢?弗朗西斯这样想着,亚瑟不爽的看着弗朗西斯微含着笑,专注的想着什么的样子,冷不防揪住弗朗西斯短短的胡茬,直接把弗朗西斯疼出了眼泪。

“看见没有!这就是你那娇蛮恶劣的性格!放开哥哥的胡子!”

“嘁”亚瑟放开弗朗西斯的胡子,还是恶狠狠的瞪着他“所以你到底帮不帮?”

突然又扯回那件事,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像是闷声被人打了一拳似的,心底压得难受。

良久,他笑着,眉头却是皱的看着亚瑟,眼底似乎又难以抉择的悲哀:“当然,如果亚蒂决定了,哥哥我肯定会帮。”

亚瑟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弗朗西斯这幅表情,好像突然就变得张口结舌了,像是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了。

可能他也被闷声打了一拳吧?

 

 

 


   
评论
热度(13)
写点自己喜欢的,写点让人喜欢的❤
请毫不犹豫的拿好听的歌砸我(认真.JPG)
© MR.氪石 | Powered by LOFTER